市场研判

中期策略:震荡筑底 短期策略:高抛低吸 市场情绪:人气渐暖 仓位控制:约50%
您的位置: > 新闻 > 财富·房产 >
上海寓见公寓“爆仓”
时间:2018-10-23 14:18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未知 点击:

        曾被雷军看好的长租公寓“爆仓”了。

  10月17日,寓见公寓上海地区的租客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反映,自己与寓见公寓签订租约合同时所绑定的银行卡无故被提前一周扣款,与所属区域门店店长联系后,被告知寓见公寓资金链断裂,店长本人已两个月未收到薪水。这位店长还劝告他:“不要再向偿还贷款的银行卡里打钱了。”

  这位租客的遭遇并非个案。截至10月17日,寓见公寓租客QQ维权总群已有2000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中获悉,部分租客已聚集在寓见公寓总部所在地的上海市徐汇经侦支队报案,并试图“围堵”寓见公寓CEO兼创始人林小森。

  10月17日傍晚6点半,记者在现场看到,林小森被数十位租客及房东“包围”在警局过道讨要说法。直至记者一个小时后离开,林小森都未说一句话。一名租客激动地说:“你今天就睡在这里,你也尝尝没有地方睡的滋味。”亦有租户找来椅子让其坐下,并称要陪他坐到天亮要个说法。

  那么,寓见公寓为何会“爆仓”?其与租金贷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寓见公寓模式解析:一手托三方,赚的不是租金,是什么

  根据多位租客、房东介绍的情况,寓见公寓的模式可以总结为:寓见公寓先从房东处租得房屋,装修后再转租给租客,寓见公寓给房东付租金时采取月付,押一付一。

  寓见公寓在将房屋租给租客时,租客被建议一次性付清一年租金,以享受较为低廉的价格。寓见公寓建议租客从元宝e家等金融公司贷款,再由金融公司将一年租金打给寓见公寓,而租客需按期向金融公司还款。

  由于租客采取押二付一的付款方式,寓见公寓可以一次性拿到12个月的租金与两个月的押金。

  如今寓见公寓资金链断裂,一些房东在未收到租金的情况下,要求房客搬出。

  此外,目前还出现了另一个层面的“困局”:寓见公寓并未将金融公司打给自己的租金交付房东,并提示租客停止偿还贷款,因为即使租客此时逐月偿还贷款,也不会进入房东口袋中,但有租客亦担心,如果停止偿还贷款可能会影响自身的征信记录。

  在10月17日的警局现场,有租客称,“房东赶我也不走,房东和寓见签的合同,他去找寓见要钱,我们找寓见租的房子,合同不到期,我不搬走。寓见已经拿我们的租房合同把一年的房租款通过贷款拿走了,现在是我们还贷款,可能影响我们的征信记录,凭什么让我们搬走。”

  而有房东告诉记者,她急于与寓见公寓解除合同,“如果租客不付钱肯定是不租下去的,寓见公寓前几天还跟我沟通说可能要转手给另一家平台‘青客’,若真这样操作,前三个月装修时间我又收不到租金,而且我不知道新的合作方会不会跟寓见公寓一样不靠谱。我不愿意,就是要解除合同。”

  宁波租客小吕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合同明年4月到期,还有近8000元的贷款未结清。房东好像长年在国外,并没有来找自己。“但是我很担心接下来要是不还款,征信会不会受影响。”

  从事金融行业的租客曾先生向记者介绍,自己租房时,管家要求年付或者以分期贷的方式付款,如果不按照这两种方法付账,价格会上涨几百元,甚至涨一倍。

  曾先生向记者介绍,有租客在已经签订一年租赁合同的情况下,管家以低价“诱惑”租客,续签一年可以享受比现在房租更低的价格,而签新合同时会让租户用“应花分期”再贷一年。

  “我们房东的一套房屋整租给寓见公寓5年,每月寓见付房东租金4000元,其中前三个月是装修空置期,不付房东房租。而房屋的三个卧室分别被标价1575元、1500元、1300元出租,再加上人工、广告等各项成本,寓见可能压根不通过租金赚钱。”曾先生认为,寓见公寓不靠租客、房东间的租金差赚钱,而是通过租客的信用贷款实现病毒式扩张,然后套出更多的钱去投资。如果市场环境不好,投资收益低甚至亏损,又没有更多租户入局被套现,只好想办法在旧租户身上再次套现,寓见公寓在六七月已经开始有拖欠租户押金的现象。终于玩不下去,就“雪崩”了。

  胡景晖:长租公寓或年底密集“爆仓”

  企查查信息显示,寓见公寓为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小寓科技”)旗下品牌,成立于2014年。成立一年内,其曾先后获得三轮融资,其中的明星投资方为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其余投资方包括险峰华兴、联创策源等。

  据其官网信息,小寓科技成立4年以来,管理资产超过300亿元。现已布局上海及华东,已开门店43家,开业房源数超过20000套,并规划在3年内发展到1000个项目、30万套的服务规模,拥有五大产品线,覆盖分散式和集中式公寓,包括寓见家、寓见Plus、安间公寓、绿庭公寓、尚林行政服务式公寓。

  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主席胡景晖认为,“一切才刚刚开始”,寓见的“爆仓”是必然的,而且这是杭州鼎家“爆仓”的后续。如果有关部门接下来不采取紧急措施,地毯式排查和进行管控的话,年底将是长租公寓“爆仓”的高峰期。每到年底资金都很紧张,年底时长租公寓需要结算装修款,再加上到时租赁市场又进入了淡季,要支出的钱很多,但是进钱很少,所以会引发一系列的“爆仓”。

  在寓见公寓此次“爆仓”前,已经有多家长租公寓品牌出现问题。此前,据启信宝统计,去年2月至今,全国已有8家长租公寓先后“爆仓”,分别为GO窝公寓、Color公寓、好熙家公寓、好租好住、爱公寓、优租客、恺信亚洲及鼎家公寓,分布在深圳、广州、上海及长沙等地,多数因经营不善而陷入资金危局。

  “长租公寓现在在全国有两三千家,它们至少控制着500万套房子、千万间房屋,一间住两人就有2000万人,如果‘爆仓’可能远比P2P‘爆雷’要严重。我建议有关部门应该迅速成立工作小组采取地毯式摸排发现问题。”胡景晖说。

  他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算了笔账:租金贷一次至少放一年,如果再有一个月的押金,那运营商将一次拿到13个月的租金,但其最多给业主一个季度的房租,也就是说单笔生意就沉淀了10个月的房租。如果一个月的房租是3000,10个月就是3万,那么一万笔交易就会沉淀3亿元。“好的企业可能把钱拿去装修房子,一些企业可能去放高利贷、炒股了。”

  公司股权已全部质押给银行,接下来怎么办?

  有租客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提供了其于10月16日在寓见公寓总部拍摄的一张图片,图中有两份分别给租户和业主的公告,其中写道:“寓见公寓自2014年3月创立以来,和大多数创业公司一样,经历了创业大潮的一路起伏和坎坷。现在非常抱歉地告知大家,公司因为整个行业的深刻变化和调整,以及自身的经营管理不善,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资金短缺,公司股权已全部质押给贷款银行,账户管理权也已被贷款银行全面接收,公司已经没有任何资金可以调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联系浦东惠南镇店长核实情况,他告诉记者,该公告情况属实,目前自己 “待业在家”,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老板还在,没有跑,就是没钱了,银行的钱也贷不出来了。”

  根据公告内容,公司股权已全部质押给贷款银行,那么一般情况下,银行会怎样处置?

  据了解,金融机构处理这类股权的“终极办法”就是通过对不良股权或资产评估评级后打包整体在公开市场挂牌出售,或者交易出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胡景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行通常会把这些债权对应的股权拍卖,但问题可能是没有人买。“因为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长租公寓的情况,所以不敢买,估计即使拍卖也会流拍,流拍后就会再次降低起拍价开拍,等到第三轮时可能有国家队背景的开发商或者主权基金接手,但是接手价格可能是目前资产评估价格的两成左右。”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支行行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一般来说上市公司的股权更易在公开市场变现,非上市公司的股权变现确实会有难度,但在当初质押时,企业和银行可能已有相应预案。

  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10月15日向寓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出了“关于敦促寓见公司保障我行信贷资产安全的告知函”。其中称,“鉴于你公司经营部分长租公寓装修资产系使用我行贷款资金形成,相关房屋出租产生的租金收入为上述贷款的还款来源。未经我行允许,不得擅自处置上述装修资产。在相关贷款结清前,对于危及我行信贷资产安全的情形,我行保留诉诸法律维护我行权益的权利。”



微信扫一扫,关注您身边的投资顾问——中方信富公众号:中方信富(zfxf-bj)
中方视点
热点推荐
其他关注